新闻中心

中资企业挺进“亚洲新制造中心”

信息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7-07-04

字号:T | T

2016年4月22日,老挝博乔省帕乌多县哈莫安置点遭受罕见风灾袭击,南方电网组织救灾并保障电力恢复。(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6月29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从“躺枪”到“深耕细作” 中资企业挺进“亚洲新制造中心”》) 

  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47%大型中资企业愿意将东南亚作为未来三年首选投资地。

  近来,东南亚多国纷纷提出各自的区域发展计划,以对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挺进“亚洲新制造中心”

  三年多来,他们一直在挑战着“丛林法则”。入夜,热闹的柬埔寨北部村寨只剩下几盏煤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线,却招来大批的蚊虫,对于热带雨林地区任性的暴雨,当地天气预报更是毫无招架之力。

  “这里的雨水和土壤含水量实在太丰富,基坑浇注刚开始时,我们几乎无法应对这种情况。”线路项目总工张力介绍,柬埔寨农网三、四期扩建项目是云南省送变电工程公司(云送)首个柬埔寨项目。

  雷,是施工现场中的禁忌,工作人员轻易不愿提及。不仅热带雨林的电闪雷鸣频繁,柬埔寨北部边境地区至今仍有不少雷区,不少变电站和线路施工区域正好处于雷区(地雷)。无疑,排雷成为施工前最迫切最艰难的任务。

  张力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线路通道排雷的经历。那一天,他们随柬埔寨国家电力公司的人员进入雷区后,立即被要求呈一字纵队前进,张力紧跟着前方人员的脚步,眼睛紧盯着排雷人员的金属探测器。经过一个上午的缓慢工作,并没有发现一枚地雷。到了下午,张力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开始配合柬方工作人员排雷,他接过金属探测器尝试着伸向草丛,却听到了仪器刺耳的鸣叫声。

  “当时我吓得差点把探测器扔了,下意识想逃走,但浑身上下像被下了咒语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不动。”张力说,后来发现那只不过是一枚地雷碎片,但“心胆俱碎”的感觉遗留至今。

  柬埔寨与邻国老挝、缅甸,一道名列联合国划定的“最不发达国家”,它们的电力基础设施自然都很薄弱。不过,随着东南亚“亚洲新制造中心”的兴起,电力就显得尤为重要。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南方电网开始加强对“大湄公河次区域”的投入,带动国内技术、装备、资本和标准的输出,并与众多国内企业形成产业联盟“抱团出海”。

  “我们现在在考虑如何利用在某些国家已经形成的优势,去继续耕耘,深挖项目。因为很多事情都可以复制的,就比如说我们在越南再找一个BOT项目,那么我们可以完全把永新一期的经验跟资源,用到这个项目里面来做。”南方电网国际公司战略发展部主任助理李晓军说。

  在全球多家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趋势下,东南亚地区依旧保持着强劲增长势头。2016年11月,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发布一项调查结果,在受访的大型中资企业中,有47%愿意将东南亚作为未来三年首选投资地。

从蓝图到高塔,从谈判到建设,南方电网国际公司驻越南办事处主任黄济忠跟了十年,见证了项目一路以来的波澜起伏。(南方电网报记者 李志杰/图)

  从“躺枪”到“深耕细作”

  抱团挺进“亚洲新制造中心”,中资企业也并非一帆风顺。

  近年来,中资企业在当地多次“躺枪”,包括缅甸密松水电站项目搁置5年有余,斯里兰卡港口城停工一年多,柬埔寨万谷湖开发也陷入拆迁纠纷。

  “很多东南亚国家的经济极度依赖外资。过去,欧美日甚至中国台湾地区是最主要的投资方,他们并没有引起东南亚社会以及在野党批评,是因为这些早期投资主要属于设厂生产、对外出口货物,这给我们带来一定的税收和就业。”马来西亚学者苏玛蒂·迪尔分析,而中资企业的涌入主要是兼并和收购,尤其是涉及港口、铁路等基础设施和战略性产业。

  如今,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渐成国际共识,这种不利局面正在改变。

  中资企业带来大规模资本和先进的技术力量,发挥着“火车头”式的牵引作用。位于越南平顺省的“永新燃煤电厂”,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样板项目之一,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80亿千瓦时的电力。

  据介绍,从设计到建设,从环保设备到各种工艺,该项目均采用“中国标准”,不仅减少了煤炭消耗量和碳排放,也降低了废气、粉尘和污水等污染,并为当地创造大量就业岗位。

  “在建南立1-2水电站时,我们在每个移民身上花了差不多2万美元,比老挝政府提出的赔偿水平还要高。”时任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简称中水电)老挝经理部总经理李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近年来,中资企业更加重视企业海外形象与社会责任。在老挝水电站项目中,中水电不仅负责修路、架桥、建学校,还针对工程可能导致的生态影响进行事先调查,并对被水库淹没的村寨做出一次性赔偿。

  其中,项目拆迁涉及一处只有60人左右的村寨。最初,村民们都拒绝搬迁。中水电工作人员走访发现,该村不仅没有通电,村民的平均寿命都很短,不少孩子患病无法得到医治。不久,中水电派出卫生队进村,挨个为村民体检,并免费发放药品,这很快赢得村民的信任。如今,中水电还又请来老挝农业专家进驻移民新村,负责指导村民养蚕和种植经济作物。

  东南亚地区人口众多但结构年轻化,正处在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期,绝大多数国家也正由传统农业社会、资源型社会向新兴工业化社会转变,这也催动着观念的转变。

  “现在政府也大力提倡创业,年轻人毕业以后也不一定非要给大企业打工,可以自己去创业。”印尼工商会创业和培训委员会主席Hendy Setiono介绍说,印尼年轻人中也掀起创业潮,而他们最想学的就是“中国经验”。

南方电网国际公司越南永新项目团队工作人员为防止工地扬尘影响施工、污染环境,现场特地铺设了柔性防风抑尘网。(南方电网报记者 李志杰 摄/图)

  减少“信任赤字”

  近来,东南亚多国纷纷提出各自的区域发展计划,以对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给予了我们两国超越领土争端,发展双边关系的机会。这对于解决我们两国之间信任缺乏的问题,也将是个有利的工具。”2017年6月25日,在清华大学主办的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上,越南外交学院院长阮武松指出,“一带一路”倡议有助于减少双方的“信任赤字”。

  中越两国提出“两廊一圈”计划多年。该计划是指“昆明-老街-河内-海防-广宁”和“南宁-谅山-河内-海防-广宁”经济走廊以及环北部湾经济圈,涉及中国广西、广东、云南、海南以及香港、澳门和越南的10个沿海地带,两条走廊共跨度14万平方公里,覆盖总人口3900万。

  对接以后,中越两国贸易合作有望突破千亿美元。受访的多名越南学者认为,“这将有助于增加双方的政治互信”。

  “我们需要从一个一个项目做起,培育各国间的关系与合作,应该朝这个方向走。只有这样,才能让南海成为和平、合作和可持续发展之海,而这反过来也将对‘一带一路’合作走向进一步成功,提供更多的支持。”在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上,泰国驻华大使毕里亚·肯蓬(Piriya Khempon)认可越南代表的观点。

  2017年6月23日,泰国政府正式宣布“东部经济走廊”(EEC)计划,地跨北柳(Chachoengsao)、春武里(Chonburi)和罗勇(Rayong)三府,旨在将上述三个沿海省份打造成一个基础设施齐全、专注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经济区。

  自2014年泰国军方发动政变后,该国工业产能过剩,私人投资不振,经济只能依赖出口和旅游业,增长势头也明显落后于邻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

  “今时今日,许多国家不能只顾自己进行持续发展,我们必须齐心协力,并且将整个区域当作一个个体来构思。”2017年6月23日,泰国工业部长乌塔马在接受彭博电视访问时表示,希望“东部经济走廊”能够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