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中老电力合作 共建东南亚蓄电池

信息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7-03-11

字号:T | T

  “一带一路”下的中国企业实例 

  大洋网讯 作为“一带一路”的重点项目,南河塔水电站有望于今年7月底下闸蓄水,并于与2019年正式交付。这也将是2013年国家开展“一带一路”战略以来,最早投产的项目之一。

  从广州出发,要先乘机飞抵老挝首都万象,随后转机飞往博胶省会晒市,再驱车3个多小时才能到达项目点,且一路多为迂回颠簸的山路。

  2月底,广州日报记者来到了项目所在的老挝博胶省,带您了解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背景走出去的真实案例。

  南塔河1号水电站位于老挝北部的博胶省,靠近中国云南西双版纳。老挝北部多为山地,交通不便,物资匮乏。在会晒市区,几乎所有的路牌都有汉字标语,不少中国人在当地从事酒店、餐饮等服务行业。

  南塔河项目在2013年成功签约,2014年电站主体工程开始施工。“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来做辅助工程,投资1900多万美元,主要是修通进场道路。”老挝南塔河公司总经理孙鹏表示。

  南塔河项目由南方电网国际公司、老挝国家电力公司采用BOT方式投资(“build-operate-transfer”的缩写,意为“建设-经营-转让”)建设,总投资4.47亿美元,双方占比为80%和20%,装机容量168MW。项目建成之后,将大幅改善老挝北部的电力供应。该项目从设计、设备和施工都由中国企业承担,带动了中国设计设备制造、工程设计施工、金融办事等行业走出去。

  2015年11月,大坝成功截流之后,工程主体建设将进入施工高峰期。目前大坝正在进行紧张的浇筑工作。记者在现场看到,来自中国、越南、老挝、缅甸等各国工人通力合作,井然有序。

  前期准备充分 

  谢正都是南塔河项目总工程师,也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水电人”。2007年,谢正都和同事开始了南塔河项目的前期调研,2013年,项目正式展开。“前期近8年的时间,除了勘探测量之外,我们主要还是在进行合同谈判工作。不论是税收方式,还是经营范围,都经历了漫长的谈判过程。老挝北部人口分散,建设成本高,如果想要获得一定的收益率,电价就需要进一步往上提。项目还涉及了10000多移民。”南方电网一直以来都希望可以参与到老挝内部电网建设,这也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项目只要达到最低标准的投资标准,就可以上马。

  谢正都介绍,最终南方电网国际公司和老挝政府签署了两个特许经营协议,由老挝电力公司负责电站的销售,并成功解决了土地租赁等主要问题,项目最终得以开工。

  “在项目最早期操作过程中,我们特别注重规范。我们走出来更要应该尊重法律、尊重制度。当时有很多咨询公司,说我们出点钱、帮我们解决问题。但是这样后期就会有问题。”孙鹏表示。

  改善移民生活 

  受南塔河项目影响的两个地区分别是位于大坝上游的琅南塔省的那列县和博胶省的帕乌多县,涉及移民近2000户、约10000余人。

  在老挝期间,记者走访了那列县多个移民安置点,一排排的新房子错落有致,新的校舍、寺庙、医疗点也已经齐备,不少安置点已经投入了使用。走进安置点,老挝人非常热情地和工作人员打招呼。

  在那列县Hadtae移民安置点,村民们已经搬进了新房。他们此前的木板房,承包商也免费帮助他们搬了过来。在老挝北部乡村,普通老挝人家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几床凉席、一口锅、几袋米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

  那列县副县长Mantalai告诉记者,在搬迁之前,大多数村民居住的村庄都不通电、也没有路的。不过在集体搬迁之后,分散的小村落开始集中,集中供电通路之后,也使得村民们的生活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之前老百姓的生活都是靠自然为生,但是现在有了这些基础设施,大家的生活都在改善。”

  据孙鹏介绍,在谈判期间,老挝政府就提出希望可以通过这个项目解决老挝北部村民的生计问题。“这里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门前的大山。”

  四方合力推进 

  负责移民工作的冯明磊博士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成功修建了非常多的水电站,各类水电站的坝型、施工工艺都非常成熟。但是移民工作确实没有固定范式的。此外,老挝在这方面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指导性文件,之前也没有对口的政府部门负责。

  2007项目的前期调研早早展开,冯明磊博士带领团队整理相应的移民数据,每一户的人口数量、资产情况,每个村的年龄结构等,还有他们的宗教信仰、丧葬传统等风俗习惯。另外,南网国际牵头,成立了由省移民委、县移民委以及老挝电力公司下属承包商四方联合的工作组,共同推进移民工作,“主要还是沟通问题,我们语言不通,而且需要成文的法律规范,这些都需要和当地政府、村民一起来沟通”。

  搬迁只是第一步,冯明磊表示,关键是稳得住。村民搬迁之后,会有一年的过渡期,在过渡期内,村民每月可以获得20公斤大米的粮食补助,随后进入生计恢复期。Mantalai介绍,未来的生计恢复,将主要根据之前村民们的生活习惯,从养殖和种植两方面入手来操作。提高劳工的技能,让本地人参与到各种不同的项目。

  孙鹏表示,整个项目的移民投资需要接近6000万美元。“此前,也有泰国人、澳大利亚人来看过这个项目,都做不了,就是因为移民太高,但是我们做了。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还可以保证8%左右的收益率。”

  促进当地就业 

  “一带一路”战略2013年正式提出,南塔河项目也正是从2013年动工建设。从时间节点来说,南塔河项目将成为“一带一路”战略之下最早投产的项目之一,其代表意义不言而喻。

  作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企业在创造利润的同时,也在进一步增进中国和老挝在各个领域的合作。记者了解,目前有诸多老挝人参与到南塔河以及其他中国企业在老挝的项目中。项目移民部老挝员工康西表示,最近这几年以来,很多中国企业带来了很多大项目,对老挝政府、老挝企业都有很大的带动作用,特别是就业。也有越来越多的老挝学生选择到中国留学,回来以后到中国企业上班,“这对于我们和以及我们的家庭而言,都是非常有帮助的。”

  老挝能源矿产部部长卡玛尼在访问南塔河项目时就表示,这是中老电力合作的又一重要成果,是两国加强经济合作的重要体现,把老挝建成东南亚蓄电池,是老挝的国家战略。项目的实施也将促进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提高老挝人民的生活水平。

  对话总工程师谢正都: 

  广州日报:“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后,企业是否获得了更多的支持?

  谢正都:对,对企业而言,最直接的支持有两方面,一是融资成本降低了。此前,中国进出口银行给我们的贷款利率在7.5%左右,而且是浮动利率;”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之后,贷款利率固定在了6%。其次,则是出口退税,项目成本都获得了一定的减免。

  广州日报:从项目管理的角度来讲,最常见的问题有哪些?

  谢正都:最大的问题还是安全管理。目前,项目上包括很多老挝员工、缅甸员工、越南员工等,他们有些人技能和自我保护能力不足,比如习惯了穿拖鞋干活,他们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还有让他们戴安全帽,这些都不习惯。他们之前没有参与过多少工程,也没有相应的经验。现在都是在慢慢改进。项目没有出过任何人员的伤亡事故。

  广州日报:目前,泰国、法国、日本等多个国家都在竞争老挝的水电项目,和这些国家相比,中国企业的优势是什么?

  谢正都:就水电技术而言,目前各国的水电技术差异不大。相较而言,我们的优势在于施工能力强、价格优势明显。